拿掉大人有色的眼鏡!不擅寫作不見得沒有創作力

S__12025862

 

慢吞吞的烏龜by Juliane Chu

 

慢吞吞的烏龜

世界上只有一件事

慢!

別人經過時,都提醒他

快!

大家一起出遊

就只有蝸牛先生陪他

他們倆都想著一件事

慢!真好啊!

 

一直以來,安安對於寫作這件事總是有些抗拒,一方面可能是對於自己的文筆沒有自信,另一方面或許是缺少生活經驗,雖然喜愛沒事看看哈利波特,或是隨手翻閱從學校或圖書館借來的書籍,但是將這些內容透過文字轉化成自己的想法,總有些辭不達意。

 

記憶中這孩子曾經為了填充作文字數,在描述與年夜菜有關的作文題目時,把奶奶的拿手菜,從獅子頭、蔥燒鯽魚、開陽白菜…,以及來訪的親戚有叔叔、表舅、姨婆等人一一列入他的文字清單。平常我們母女倆也常為了學校日記或週記的內容而傷透腦筋,因此這孩子在寫作這件事上總是無法讓人完全放手,直到那天看到安安在課堂上透過童詩創作「慢吞吞的烏龜」時才讓我驚覺,原來我們總是以大人的眼光來看待孩子的世界,每個孩子都存在著自己的觀點與想像,只是習慣的表達方式或媒介不見得都同。

 

如果作文是創作的選項之一,那麼作文寫不好也不代表孩子就缺乏創作及表達的能力,有時只是孩子習慣或天生擅長的表現方式不同罷了!或許會不會反而是成熟的大人戴了太多有色的眼鏡,一直試圖用我們習以為常的標準來定義所謂的好與壞,殊不知在我們用主觀價值判斷孩子的作文能力時,有時可能會不小心忽略孩子在另一方面的發展天賦。如同安安所創作「慢吞吞的烏龜」這首童詩,讓我感受到這孩子或許只是不擅長太過於「寫實」的描述,他的腦海中似乎還存在著孩子獨有的童心及想像力。

 

「安安,這是你寫的詩嗎?」總是和安安在作文及日記撰寫上拔河的我像看到新大陸般不可置信。「是啊!是我寫的啊!」安安很平淡地回答。「媽媽覺得你寫的很有畫面耶,也寫的很棒哦,媽媽覺得寫詩好難。」記得自己小學時也很喜歡寫詩,但那些腦海中的幻想片段好像一點一滴被磨不見了。「媽媽,我覺得寫詩不難,那是因為你缺乏想像力。」這句話如同當頭棒喝點醒了我,我們認為困難的事在孩子眼中反倒稀鬆平常,因為孩子的感受、經驗值及腦海中的畫面本來就與大人的世界存在著極大的差異;而我們認為簡單,孩子應該要做到、做好的事,對孩子而言可能也無法全然理解。

 

「所以安安,媽媽是兔子嗎?」我嘗試著用龜兔賽跑的故事,把自己定位為總是衝在前面的兔子來企圖理解安安的想像。「媽媽,你是烏龜啊,因為我是烏龜,所以烏龜的媽媽還是烏龜。」我聽了之後不自覺地哈哈大笑,原來我還是一直戴著我的有色眼鏡來探索安安的世界啊!

 

大家一起出遊

就只有蝸牛先生陪他

他們倆都想著一件事

慢!真好啊!

 

在過於競爭的社會,是否我們已經習慣追求速度和效率,總是拿著隱形的皮鞭在背後追趕。不只孩子想要慢一些,在大人的世界裡又何嘗不是「慢!真好啊!」

 

FacebookLineGoogle+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