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對青春期的孩子,開始學會擁抱多一個朋友。

S__13197332

安安的聯絡簿上這樣寫著:「我今天要感謝媽媽,因為媽媽讓我理解不能說謊騙人,而且後果很恐怖,可能我一腳就踏入陷阱了,所以我要感謝媽媽。」

 

那天突然接到老師的電話,「以安媽媽,我想和你分享,安安因為這兩次的解釋都考的不理想,所以她在我改完後偷撕掉了聯絡簿重新謄寫,害怕被妳知道。」和老師簡單道謝掛下電話的那一瞬間,老實說頓時還無法理解及接受安安對於這件事情的處理方式與改變,於是透過Line和老竺線上輾轉描述了老師轉述的狀況,老竺勸我千萬不能發火,要盡量用引導的方式溝通:「你要開始接受你可能會暫時少了一個女兒,但多了個朋友。」

 

面對邁向青春期,正在發育成長並開始擁有自我主張及主見的孩子,對大多數的父母而言是另一個修行的課題。或許是自己還沒做好孩子已經慢慢長大的心理準備,當父母的角色從被需要到逐步放手;當孩子從跟在屁股後頭,慢慢地獨立往前走,這段轉折的過程,對於許多青春期的半新手父母而言,似乎需要更多的智慧與勇氣,打罵已無法解決根本的問題。「安安會有這樣的反應,或許是有時我們在言談中給了她過多的壓力,以致於她不敢面對。」

 

靜下心之後,我也開始重新檢視了這段期間我和安安之間的溝通方式,青春期的孩子,一直想透過表達自我的意見或態度來證明自己已經長大,或許是做父母的我們也還不習慣這樣的轉變,或彼此的關係太過於親暱而逾越了分寸,如果試著把孩子當作是自己的朋友,可能會更容易站在彼此的立場互相尊重與包容吧!

 

那天,一如往常地從奶奶家把安安接回家,沿途中我試著耐著性子,和她閒話家常,暫時避談老師所轉述的狀況,一路上我們倆當作甚麼事都沒發生過。直到回到家,拿出聯絡簿簽名的時刻,我試探性地問了安安:「你有什麼話想特別和媽媽說嗎?」這孩子似乎有點害怕地看著我,「媽媽你知道嚕?其實我在學校有聽到老師打電話給你,我剛剛還在想你怎麼沒罵我。」原來我在安安的眼中是個愛罵人的媽媽,或許我一直都沒有真正讓他理解我會生氣及叨叨念的原因。

 

我看著安安,心平氣和地跟她說,「媽媽是不是有時候很兇,你擔心被罵,所以偷偷撕了聯絡簿?」她看著我點了點頭。「媽媽和你約定,我不會因為你的成績而罵你,我有時會生氣都是因為你對待功課的態度及責任心。」仔細想想,安安無法完全理解我所生氣的原因,其實大部分的問題還是在於我自己。我們似乎太容易對於事情的結果及孩子的態度而產生反應,進而忘了讓孩子理解問題的根源才是溝通的核心,久而久之,安安感受到的是媽媽很容易生氣,但有時候卻不知道媽媽為何會生氣。

 

經過溝通討論後,安安似乎鬆了口氣並且偷偷地告訴我:「剛剛你來接我時,我以為你會先罵我。」我到底甚麼時候變成了女魔頭了?

 

和青春期的孩子相處真的好漫長,從現在起我要開始記得我多了一個朋友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FacebookLineGoogle+

發表迴響